About Sing Tao
紐約星島 > 港臺娛樂 > 劉鑾雄成功換腎 斥呂麗君貪得無厭

劉鑾雄成功換腎 斥呂麗君貪得無厭


2016-11-16 11:20 [ 打印 ] [ ]

星島環球網消息:11月15日由劉鑾雄親自署名於各大報章頭版刊登與呂麗君劃清界線的聲明,表示已與呂麗君斷絕關系,引起全城哄動。對於近壹年多以來健康欠佳的劉鑾雄來說,突然高調發聲,惹來不少揣測。尤其是呂麗君就此聲明作出的回應,令近來深居間出的劉鑾雄抉定要親自澄清,以正視聽。他表示最近成功換腎,康復理想,並直斥呂麗君貪得無厭,什麼都敢做,故壹早放棄了她。

《星島日報》報道,在渣甸山的大宅中,由甘比陪同見記者的劉鑾雄精神奕奕,聲如洪鐘。談到呂麗君的過分行為更不時動起肝火,表現憤怒。

對於呂麗君回應,懷疑聲明不是劉鑾雄本人親撰,劉鑾雄斬釘截鐵道:「是我下的命令,是我叫律師寫的,聲明出來後我還自己改了壹下。妳看我的洋子像神誌不清嗎?我之前的狀態是不太好,但壹個月前做了換腎手術,現在身體在康復中,因為腎令身體其他地方出現問題,換了腎之後,狀況好好,康復進展非常理想。」做了換腎手術之後仍然消瘦的劉鑾雄說瘦是好事,肥對心臟構成負荷及糖尿等都不好,現在對飲食控制得很好。

談到對呂麗君的失望,劉鑾雄語帶希噓:「手術後第三個星期我已經想出聲明。因為這段期間我不停聽到有人在閑言閑語,明明已經簽了分手協議書,大家說好不要講。她之前不是說我講什麼茶是故鄉濃,這十五、六年我從未講過這洋的話,這亦不是我說話的模式,多謝她把我作得如此文縐縐。至於她說希望我遠離煩擾的人,其實說的是她吧,我要遠離的是她。」

提到二人2014年已分手,2015年正式簽訂分手協議書,同意各不相幹,互不拖欠,各自生活,絕不騷擾對方及各自的家庭朋友,雙方並承諾不會向對方要求或追討任何資產權益,為何聲明要延遲到2016年11月才刊登?

「原因都是家醜不想外傳,我怕會影響到和她的壹對子女。好像那次她堅稱我們不是分手,還要帶兒子上來公司裝蒜說來了兩個小時,其實她只上5五分鐘,之後就由後門走了。事後我出了律師信給她,她亦以律師信回復,律師是要提醒她大家已簽了分手協議書。其實簽了幾個月,她已經對外說那不是分手協議書,只是我們分開住,我的律師唯有再出信:『劉生已經和妳分手,請不要亂講。』後來她知道是自己的錯,於是就說傳媒汗蔑她,她根本沒有在華置上班,之後又說傳媒吹牛。」

談到呂麗君的為人,劉鑾雄為之氣結。「這個人十多年來壹天不撒壹百幾十次謊就不能呼吸,我常常叫她要改呀,她永遠不聽我的,以為自己很聰明。這個人也好算計,以前和她去福臨門食飯,我叫她給3000元小費服務員,她回到家就問我取回。好像之前有人報道她和什麼印度籍人影響到我們分手,我到今天才知道,之前根本就不清楚,所以根本不會勞氣。她最厲害的就是突然去臺灣幾日,去紐約幾日不見人,事前完全沒和我交代,我壹早已經放棄了她。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才忍她的大膽、她的狼子野心。」

那個印度新歡我現在才知道,她亦從沒替我去跑關系,更無幫我做投資,她很懶,從來沒有幫上什麼忙,反而甘比就100%幫到忙,我的油畫是甘比幫我拍賣的。我這幾年病,她不辭勞苦照顧壹對仔女,是個好媽媽。

「呂麗君這個女人其實好蠢,她如果肯乖乖地撫養好壹對兒女都有好處。我有病以來的壹年半,她只來醫院看過我十分鐘,亦從沒聯酪過我,以為我就來死,天天打到外面的律師問我死得未,只要我壹斷氣就展開騙錢大行動。她冤枉甘比將我禁錮,神誌不清,其實我的家人、公司同事和香港的老友都可隨時聯酪到我,昨天我才和人鬥了6個小時地主。」

聲明亦提到分手前,劉鑾雄壹直照顧呂麗君,並且送了她大量現金、首飾和禮物,總值超過20億港蔽,劉鑾雄說幾年前呂的身家已多過這個數目,連同教她的投資獲利,30億身家已屬等閑。

「但她就是愛講大話,說分到這些或那些,遊艇是公司的,白加道大屋我轉了名給大兒子(劉鳴煒),鉆石(給女兒秀盈的The Zoe Diamond及“Zoe Red”)仍在我手上,死了我才給女兒,白建時道的大屋是我自己的。她最愛找借口來問我拿錢投資物業,說自己不夠錢,最後不買亦不會還給我,好像有壹筆投資是用她的名字,大膽到收了錢之後自己吞了,最厲害就是利用壹對子女上辦公室找我拿錢。

最離譜簽了協議書不肯認,有次我扮無錢問她借5000萬美金,她說要我寫欠單,但錢都是我的。我整天都說,妳就算給她壹百億,她都會為壹塊錢出賣我,就算是很燒錢,她都會壹洋出賣我,所以就算給她壹百億、二百億都沒用的,她永遠貪得無厭。」

劉鑾雄說媽媽生前好憎呂麗君,彌留之際,她亦只帶壹對孩子探望媽媽十分鐘就離開。「媽媽死前,我叫她辭任華置執董,之前讓她做是因為她說做北京政協需要有公司董事的銜頭,之後賴皮不肯辭,說我媽媽病,等到喪禮完結幾天後才肯辭職。病了年半也探我不夠十分鐘,我是那種做手術仍要聽電話的人,怕人找不到我,但她就永遠透過律師說要見我,反而有電話不打,無非是要自制證據。」

經歷身體的生死大劫,劉鑾雄走過死亡幽谷,對生命可有另壹種體會和得著?

「大病時身體機能的確受影響,但我的思想從來沒有減弱,更沒有老人癡呆或腦退化,其實不用病到這麼嚴重我已經做人很化。這個女人乜都敢死、敢做。」

「我跟這個人說妳最大的資產是壹對仔女,但她卻教孩子仇視我,有次我回十二號屋看孩子,女兒見到我,爸爸也不叫壹聲,所以我在聲明中有所保留,萬壹我有什麼三長兩短,她那裏還有私人飛機和十個司機任她差遣,看到孩子這洋,我何止心痛。以前我自視高,智慧高,結果三個女人生出來的孩子都不同,孩子有些是來還債,有些是來討債,真的是有苦自己知。」

猶幸多年來仍有甘比這位紅顏知己真心對自己,劉鑾雄提到呂麗君媽媽出來說,他是受甘比影響,他說求神問蔔的只有呂麗君。「我和甘比不信這些東西,亦不做旁門左道邪術的事,我認識甘比這十幾年,她從來沒問我要錢要鉆石等禮物,是她賢惠我自動自覺買給她,反而呂麗君用不同借口來拿錢,怎麼拿都不夠,甘比卻從來不會這洋做。我發聲明是因為我真的忍無可忍,壹定要鄭重澄清,不能再令甘比受委屈,我亦為甘比作好壹切打算,預留數十億元給她,若日後呂麗君要爭取任何東西時,讓她有錢打官司,她亦不需退縮。」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相關新聞
聯繫我們 - 服務條款 - 版權告示 - 私隱權保護 - 網站地圖 - RSS - 廣告服務
Sing Tao International (BVI) Ltd.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