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ing Tao
紐約星島 > 大中華經濟 > 曹德旺"跑路"真相:暴露國內營商環境問

曹德旺"跑路"真相:暴露國內營商環境問


2016-12-20 15:50 [ 打印 ] [ ]

星島環球網消息:今天早上起,一則消息就在朋友圈刷屏:中國民營企業的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投資6億美元、在美國莫瑞恩建造的汽車玻璃廠正式投產。

《人民日報海外版》報道,按說,這也不是個“新聞”,差不多兩個月前的舊事兒了。結果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曹德旺耿直無比,說了一堆大實話,比如“中國實體經濟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麼都比美國貴”、“中國制造業的綜合稅務比美國高35%”、“投資化的重複建設,拖一年嚴重一年”、“整天講明年會好,明天會好。誰不想明天好。不切實際的去做那明天會好嗎?我不這樣認為。我認為我們應該改變這個方式。特別你們這些做傳媒的”,等等。

一席實話下來,有人心頭納悶:曹德旺這是要“跑”的節奏?

在島叔看來,當然也不是。只不過,在李嘉誠拋光國內資產上岸的新聞後,大家對此多少會有些敏感。曹德旺的言行背後暴露出的國內營商環境的問題,我們認為倒是一個真問題。換句話說,民營企業、尤其是實體企業們,究竟為什麼要“跑”?

稅負

遠看李嘉誠,近看曹德旺,投資海外在企業家圈子裏比比皆是:山東太陽紙業將投資超過10億至13億美元在美國阿肯色州建廠,中國天源紡織也將投資2000萬美元在阿肯色州設立服裝制造廠……和特朗普所言中國“偷走了美國的工作機會”不同,曹德旺此次從通用手中低價收購的廢棄工廠,滿負荷狀態下能給當地提供2500個工作崗位。

企業家們為什麼紛紛往外跑?原因很多,細細想來,卻也在情理之中。

先說最直觀的,稅負。近幾年,國內企業利潤增長乏力,利潤率能做到10%以上,已經相當惹人豔羨。但曆經國家幾次減稅,仍然有諸多企業叫苦不迭。

國內企業的稅負主要來自哪裏?除了25%的企業所得稅,還有高達百分之十幾的增值稅,更別提印花稅、車船稅、城建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費等其他稅種、費用。

中國的稅負究竟高不高?不同的人和企業、機構,都曾通過各種渠道和方法驗證,給出了一致的答案。

比如,曹德旺說,美國對企業征收的所得稅是35%,加地方稅、保險費其他5個百分點共40%,而中國制造業的綜合稅務比美國高35%;

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給出的數據顯示,中國企業非常大的負擔就是宏觀稅負率太高。1995年,宏觀稅負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到了36%了,2015年,企業的宏觀稅負率已將近37%;

天津財經大學教授李煒光測算,我國企業綜合稅負達到50%以上,在21個亞太經合組織國家中排名第四。其觀點更為激進:中國的稅率讓企業老老實實交稅,基本上處於死亡的邊緣,這就是“死亡稅率”。

3.jpg

島妹整理了過去十年的稅收收入增速與GDP增速,趨勢大體一致。但在絕大多數年份,稅收增速都遠高於GDP增速。例如,2010年後的5年,經濟增速下滑,下行壓力增大,企業也遭遇了成本升高、利潤下降的現實困境,然而除了稅收收入增速依然高於GDP增速,直到去年,隨著大量企業盈利能力繼續下降、經濟“脫實向虛”的問題更為嚴重,稅收收入增速才略低於後者0.3個百分點。

由此,即使各方數據由於口徑、測算方式不同,但大家的基本判斷一致:目前企業的稅負成本的確居高不下。

更現實的問題是,在企業稅負普遍較重的情況下,民營企業常常處於更不利的地位。對於國有企業,國家經常給予返稅。一些壟斷型央企集中在產業鏈的上遊環節,稅負主要轉嫁給了中下遊企業和消費者;若剔除企業規模和業務類型特殊的央企,民營企業的稅收負擔率,明顯高於地方和部委所屬國企。

出逃?

除了稅負,中國企業選擇往外走,還有諸多原因——

國內要素成本上升。首先便是土地這樣的稀缺資源,宗慶後就曾吐槽:現在工業用地的價格需要幾十萬、上百萬一畝,這麼大的投資成本誰去投?

與此同時,水電氣等能源價格卻始終堅挺。在原材料等成本基本穩定甚至下降時,這類成本在企業總成本中的占比不降反升。人民日報就曾報道,一些企業即使一個月不用電、同時向供電部門報停,也要交變壓器基本電費數百萬元。

制度性成本,如環評、能評、清潔生產等一系列審批,無論是時間成本還是費用成本,哪項都低不了。

產權保護。長久以來,產權保護不到位成了企業家的心病。無恒產者無恒心,產權得不到保護,誰又能認真經營?一些地方,國有企業欠民營企業的錢可以作為商業糾紛草草處置了事,民營企業欠國有企業的錢就被認為是侵占國有資產,叫人如何不心寒?

4.jpg

政府公信力。一些地方政府主導的PPP項目中,簽約前答應得很好,簽約後卻遇到承諾缺失、不講信用,讓一些民營企業吃了虧,對營商環境更缺乏信心。還有的是前任地方領導簽的合同,新官不理舊賬。雖然根據法律原則和合同法,只要合同條文內容沒有違反法律前提下,代表個人簽訂的與是否在政府任職無關,若存在法律履約能力的應當執行合同。然而在現實操作中,民企地位弱勢,想要主張權利常常豈是那麼容易?所以,企業前期投資打水漂的事情屢見不鮮。

執法隨意性。島妹有朋友在地方自己創業當小老板,私下裏吐槽,現在的許多企業,單說消防設施這一項,如果真按照要求做齊備了,恐怕沒幾個能活下來的。現實情況常常是大家都不合格,相關部門檢查時,自由裁量權很大,會不會被處罰,就看企業自己怎麼“運作”了。

還有許多看不見的成本。當年贓款燒壞點鈔機的馬超群,身為地方供水公司的總經理,區區科級幹部,何以在其家中搜出贓款一億多?媒體報道,企業落戶當地,不掏錢就通不了水。相比看得見的成本,這看不見的成本更讓企業心驚肉跳。

一些地方政府的態度也不得不說,“寵愛”虛擬經濟,而對周期長、回報率低的制造業和實體經濟愛答不理。雖然發展不能唯GDP,但考核時依然有“穩增長”的考量,怎麼能夠既生態綠色、又有高利潤?於是,金融、房地產等“高富帥”行業就成了一些地方政府的掌中寶。

看完這些,再對比美國“制造業回歸”政策、美元升值、資產吸引力增強等因素,也就更能理解曹德旺說的,為什麼在美國白領、藍領成本各自是中國2倍、8倍的情況下,依然能比中國多賺百分之十幾。

故土難離,但資本與企業都總要逐利。

5.jpg

實體

中國的企業、資本出海,優化配置全球資源,本是好事,政府還長期提倡過中國企業“走出去”。為何如今,卻變得五味雜陳起來?

一方面,國內民間投資增速大幅下滑,投資主要靠“國家隊”撐著;另一方面,中國企業對外投資增速則頻頻躍升,國內制造業和實體經濟正面臨“空心化”的危險。

45.png

形勢有多嚴峻,從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可窺一斑。“著力振興實體經濟”、“穩定民營企業家信心”、“保護企業家精神,支持企業家專心創新創業”、“加強產權保護制度建設”、“堅持有錯必糾,甄別糾正一批侵害企業產權的錯案冤案”等表述,無一不是為企業家、尤其是民營企業家度身定做。

尤其是降成本的部分,中央提出,“要在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類交易成本特別是制度性交易成本,減少審批環節,降低各類中介評估費用,降低企業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勞動力市場靈活性,推動企業眼睛向內降本增效”。如島叔此前文章分析,今年經濟工作會的問題意識、針對性都很強,更可見國內實體經濟增長乏力、“脫實向虛”的問題已經到了無法回避的程度。

企業家出海大舉建廠,有其自身的無奈。我們需要提倡企業家的社會責任感,但企業只有先活下來,才能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假如在目前國內的多重壓力下,無法獲得正常的盈利以持續發展,走出國門尋找更合適的地方只能是符合市場經濟邏輯的自然選擇。

我們要反思的是,為什麼各級政府為企業減負了那麼久,稅負還居高不下?是原有基數過高,目前減的力度有限?還是稅負雖有下降,其他不明不白的費用閘門又重新打開,變相增加了企業負擔?這些都值得引起高度注意。

爭取企業家的心,不能光靠嘴上說說,還得有實打實的效果。中央經濟會議精神句句說到企業家心坎裏,中央很急,但難在落實,切實給企業減負,還將有一段痛苦的較量與博弈過程。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相關新聞
聯繫我們 - 服務條款 - 版權告示 - 私隱權保護 - 網站地圖 - RSS - 廣告服務
Sing Tao International (BVI) Ltd.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