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ing Tao
紐約星島 > 大陸 > 情婦揭發山西官員貪腐 曾幫人“批煤”獲利百萬

情婦揭發山西官員貪腐 曾幫人“批煤”獲利百萬


2017-03-20 11:21 [ 打印 ] [ ]

星島環球網消息:《法制晚報》報導, 山西焦煤集團原副總經理的劉生瑞為討情婦趙某歡心,多次批煤讓趙某獲利百萬元。他可能沒想到,情婦趙某在被反貪部門傳喚後,不僅如實交代她與劉生瑞共同受賄的犯罪事實,還主動揭發了司法機關未掌握的劉生瑞的其他涉嫌受賄的犯罪事實,對偵破劉生瑞案件起到了積極作用。

深讀記者今日獲悉,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趙某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40萬元。

據2015年3月24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經山西省委批准,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劉生瑞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目前,劉生瑞貪污、受賄一案已經被移送司法機關。

晋焦煤集团原副总批煤让情妇获利百万 反被其揭发

案情

情婦被帶走接受調查

主動揭發貪官情夫犯罪事實

刘生瑞资料图

劉生瑞資料圖

深讀記者瞭解到,法院查明,趙某是山西焦煤集團投資公司職工。

法院查明,被告人趙某與山西焦煤集團原副總經理劉生瑞(另案處理)是情人關係。

2011年請托人楊某讓趙某利用她的身份找劉生瑞幫忙簽訂煤炭買賣合同,趙某與劉生瑞商議後,答應並幫助楊某簽訂了煤炭買賣合同。此後,楊某分7次給了趙某99.3萬元好處費。

2012年,趙某利用與劉生瑞的情人關係,通過劉生瑞幫忙給她的朋友彭某承攬了山西焦煤呂梁山公司下屬龐龐塔煤礦的鍋爐專案,事後彭某給了趙某5萬元的好處費。

據瞭解,2015年3月24日,趙某被太原市尖草坪區人民檢察院反貪局傳喚歸案並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同一天,經山西省委批准並通報: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劉生瑞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趙某的判決書顯示,她被反貪局傳喚歸案後,如實交代了夥同劉生瑞共同受賄的犯罪事實,並主動揭發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劉生瑞涉嫌受賄的其他犯罪事實,對偵破劉生瑞案件起到了積極作用。

刘生瑞资料图

劉生瑞資料圖

供述一

請情夫幫人“批煤”收百萬

劉生瑞:你高興就好

深讀記者獲悉,趙某供述,她和劉生瑞是情人關係。

2010年冬天,她經過劉生瑞的介紹認識了楊某,後在楊某開的保健品店裏打工。

2010年底時,楊某想做煤炭生意,讓她找時任山西焦煤集團銷售公司經理的劉生瑞幫忙,許諾給她一半利潤作為好處費。

她和劉生瑞說了這個事,劉同意幫忙。三人見面談妥後,楊某說把好處費給劉生瑞和她。劉生瑞對楊某說,把好處費都給趙某就行。

楊某走後,劉生瑞對趙某說,“楊某給的好處費本不是給你的,我讓楊某把錢全給你,只要你高興就行。”

趙某說,劉生瑞幫楊某做成了湖北孝感龍人緣公司、浙江溫嶺誠泰公司、上海金能公司三家公司的煤炭生意。楊某為了感謝她和劉生瑞,給了她100萬元左右的好處費。

趙某表示,楊某給她好處費她都告訴過劉生瑞,劉讓她把錢收好。

收到了100萬元之後,她給老家父母買房子花了30萬,借給汪某30萬,自己花銷每年20萬左右,還有幾萬元填補家用了。

劉生瑞稱,他和趙某於2008年底認識,後來發展成情人關係。他認識楊某後,又介紹趙某和楊某認識。

2011年,劉生瑞調到山西焦煤集團銷售公司當經理,有一次趙某和他說楊某想做煤炭生意,讓他幫忙,他同意了並做成了這件事。楊某通過他一共介紹了三家公司在山西焦煤集團買煤,分別與上海金能燃料有限公司簽訂合同,收貨方為山東棗莊泉興公司;與浙江溫嶺誠泰貿易公司簽訂合同,收貨方為浙江溫嶺誠泰貿易公司;與湖北孝感龍人緣商貿有限公司簽訂合同,收貨方為河南新鄉豫新發電有限責任公司。

劉生瑞表示,楊某曾和他說過要給他和趙某好處費,他讓楊某把好處費都給了趙某,楊某一共給了趙某100多萬元。

供述二

幫人中標煤礦鍋爐專案

收5萬元好處費

據深讀記者瞭解,趙某供述稱,2011年的一天,她的朋友彭某找她幫忙,說想中標山西焦煤集團呂梁山公司的龐龐塔煤礦的鍋爐專案,讓她幫忙找劉生瑞打招呼。

趙某告訴劉生瑞後,劉生瑞出面辦成了這件事。事情辦完後,彭某給了趙某5萬元的好處費。

證人彭某則稱,2011年10月,南京奧能鍋爐有限公司銷售部經理馮某給其打電話,說想做霍州煤電龐龐塔煤礦的鍋爐專案,讓共幫忙。

彭某聯繫了朋友柏某,柏某給趙某打電話讓趙某找劉生瑞幫忙。此後,彭某通過劉生瑞的幫忙,做成了這個事。幾個月後,為了感謝趙某,彭某給了趙某5萬元的好處費。

劉生瑞稱,2011年10月,趙某給他打電話,說一個叫彭某的朋友想給霍州煤電呂梁山公司下屬的龐龐塔煤礦做鍋爐工程,讓他幫忙打招呼,於是他給呂梁山公司董事長張某打了電話,讓張某幫忙。之後,他告訴趙某讓彭某直接找張某,具體辦的如何,他沒再過問。到了2012年,趙某告訴他彭某給了5萬元的好處費。

請托人

自己掙了229萬

給她100萬好處費

證人楊某稱和劉生瑞於2006年認識。

2010年,劉生瑞介紹楊某和趙某介紹,並讓趙某到楊某店裏工作。

有一次,楊某和趙某說想做煤炭生意,讓趙某找劉生瑞幫忙。楊某與劉生瑞見面後,定了三家公司。劉生瑞給這三家公司批了煤,這三家公司楊某都有抽成。楊某沒和這三家公司直接聯繫,而是和孫某、李某甲聯繫,李某甲聯繫的山東棗莊公司,剩下的兩家是孫某聯繫的,抽點分成的利潤,前期是孫某和李某甲給的,後期的下水煤是由浙江溫嶺誠泰公司的顏總給的。

楊某說掙錢以後,給了趙某99.3萬元好處費,想給劉生瑞好處費,劉生瑞沒有要,讓把錢都給趙某。

那麼在這筆生意中,楊某到底掙了多少錢呢?證據顯示,三家公司一共給了楊某229萬餘元。

庭審

被告人認罪

辯護人對受賄指控有異議

在法庭上,趙某認罪。她的辯護人表示,對第一起指控認定為受賄罪有異議,第一起也應認定為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本案中,煤炭生意是楊某找趙某提出的,沒有給劉生瑞任何好處費,劉本人沒有主觀故意,劉生瑞和趙某沒有事前通謀的故意。

對此法院查明,楊某是與劉生瑞和被告人趙某三方共同商議作煤炭生意的,商議的時候三方均在場,好處費三方均知道。楊某與劉生瑞明確說過要給好處費,劉明確表示好處費歸趙某,楊某在趙某之前就認識劉生瑞,有直接向劉行賄行賄的主觀故意。楊某請趙某幫忙,實際上是向二人共同行賄,且被告人趙某收到楊某給的好處費後,都會告訴劉生瑞,劉生瑞和被告人趙某有受賄犯罪的共同故意。故辯護人的關於指控的被告人趙某的第一起犯罪事實不構成受賄罪的辯護意見,法院不予采信。

一審判決

揭發情夫有功

女子從輕處罰

深讀記者瞭解到,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趙某夥同劉生瑞,利用劉生瑞作為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是共同犯罪。

被告人趙某作為與劉生瑞關係密切的人,利用劉生瑞作為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並收受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被告人趙某一人犯數罪,應數罪並罰。趙某的違法所得應予以沒收。

被告人趙某主動揭發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劉生瑞涉嫌受賄的其他犯罪事實,對偵破劉案件起到了積極作用,系立功,可從輕處罰。被告人趙某庭審中認罪態度較好,可酌情從輕處罰。

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趙某有期徒刑4年1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數罪並罰合併執行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40萬元。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相關新聞
聯繫我們 - 服務條款 - 版權告示 - 私隱權保護 - 網站地圖 - RSS - 廣告服務
Sing Tao International (BVI) Ltd.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